尤文图斯亚洲官网
    首頁 > 歷史

韓國50個女人里就有1個女巫,總統靠算命先生預測制定國策

“迷信也是我們的生活。”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古爾齊亞
韓國,真是一個魔幻的國度。
前兩天,一位韓國議員曝光了由韓國警方撰寫的報告,內容全部是“巫師和算命師預測國運”。該議員指出,在樸槿惠和李明博任總統時,每年警方都會全國搜羅巫師和

原標題:韓國50個女人里就有1個女巫,總統靠算命先生預測制定國策

“迷信也是我們的生活。”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古爾齊亞

韓國,真是一個魔幻的國度。

前兩天,一位韓國議員曝光了由韓國警方撰寫的報告,內容全部是“巫師和算命師預測國運”。該議員指出,在樸槿惠和李明博任總統時,每年警方都會全國搜羅巫師和算命師來預測國運,然后匯總給總統。此報告一出,各界嘩然。

其實,不僅是總統、政客,韓國民間對巫女的信仰更是根深蒂固。

▲ 韓國女生尋求巫女占卜

一方面,韓國央行今年1月公布,韓國2018人均國民收入突破3.1萬美元,光榮地進入了“5030”俱樂部,即5000萬以上人口、人均收入3萬美元的國家,此前僅有美國、德國、英國、法國、日本、意大利。

另一方面,許多古老的迷信甚至薩滿教巫術,在韓國人心中根深蒂固。韓國《韓民族日報》估計:

“大韓民國巫女人數至少在30—80萬人。”

我們取個中間數據,50萬。如果按韓國現今人口5100萬計算,那么幾乎是每100個韓國人中,就有一人是薩滿巫女。若以韓國女性占人口比例50.2%來計算,每50個女性中,就有一人是薩滿巫女,這還是很令人吃驚的。

▲ 韓國巫女在做法

同時,薩滿巫女及相關產業一年收入高達220億人民幣!

韓國,全世界經濟最發達的7國之一,卻從上至下全民信巫。甚至現代以來,連韓國國運都深深地與巫師、巫術捆綁在了一起,成了“巫術立國”。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魔幻存在?為何會這樣?

國運的象征:儒家是中國的,佛教是印度的,

只有薩滿巫術是韓國自己的

源自于薩滿教的巫師、巫術,在東北亞、北亞,乃至整個北半球溫帶和寒帶流傳很廣泛。韓國的薩滿教與歷史上東北滿族等通古斯民族的“跳大神”同源。

▲ 韓國巫女在跳大神

朝鮮王朝時期,執掌半島政權的是朝鮮的讀書人,他們推崇儒家學說,“子不語怪力亂神”,故此對薩滿巫術這一類的“怪力亂神”統統排斥,知識分子文人羞于談論巫術,所以那一時期,古老的薩滿巫師都轉入了偏遠地區,被下層窮苦百姓所親近、接受。

儒家與薩滿教最強烈的一次沖突,發生在濟州島。一位叫伊煥尚(音譯)的官員一次性搗毀了濟州島上數百座薩滿信仰的神廟,但在他離開不久,薩滿又開始恢復了。

19世紀末,西方傳教士來到朝鮮半島,看到巫師治病最后導致人死亡,傳教士們對薩滿巫師也是極其反感的。

什么時候薩滿巫師開始變得重要了呢?被日本占領時。當時的韓朝精英知識分子,開始尋找“大韓民族的精神傳統”,以反抗日本侵略,他們發現,儒家是中國傳來的,佛教是印度傳來的,且被日本侵略者用來倡導“日韓一體”,唯有薩滿巫師才是韓國獨有的。

1927年,朝鮮半島獨立運動領導者、歷史學家崔南善提出,“檀君”是朝鮮民族的始祖。而檀君是一位薩滿巫師。

▲ 韓國紀念檀君升天的御天節大祭

在轟轟烈烈的半島獨立運動中,“巫師立國”學說誕生了。

1936年,有“韓國魯迅”之稱的韓國文學家金東里發表了小說《巫女圖》(1979年被改編成電影《乙火》),講述了一個特別“韓國”的故事:母親乙火是薩滿巫女,長期在外的兒子昱伊歸來,母親喜出望外,但發現兒子已經信了基督教,母親和兒子的信仰沖突矛盾不斷,最后母親乙火殺死了兒子,自己也在最后一次跳大神中死去。

▲ 巫女吐煙做法

既然金東里被稱為“韓國魯迅”,那么這篇小說就是韓國的《狂人日記》或《阿Q正傳》了,不過與魯迅的批判傳統國民性不同,金東里的《巫女圖》講了一個糾結的故事:傳統的薩滿教,戰勝了外來的基督教,同時也自傷。

就這樣,歷史上被儒家知識分子唾棄的巫師和巫師之道,在日本占領背景下的半島獨立運動中,被不斷強化和拔高,上升為韓國的歷史傳承和民族之魂的高度。

▲ 老年巫女

眼花繚亂的“韓式民間信仰”:

麥克阿瑟也成了薩滿守護神

從日據時期,到朝鮮戰爭,盡管朝鮮半島戰火紛飛,薩滿信仰卻始終沒有消失,反而生命力頑強,在民間廣為傳播,而且還與時俱進。

薩滿教傳說里常常說到“守護神”,講究“萬物有靈”。據韓國學者統計,韓國巫師口中的守護神有273個大門類,10000多種守護神,其中有些讓人啼笑皆非。

比如首爾附近的仁川(現在仁川機場所在地),曾經是朝鮮戰爭時美軍登陸點,戰爭結束后有大量美軍駐扎。或許正因為此,當地人心中,美軍就成了保護他們的守護神。于是,仁川地區的巫女們,在戰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供奉的守護神都是美軍司令麥克阿瑟。

每當有人求治病或占卜,巫女在跳大神“神靈附體”時,會模仿麥克阿瑟附體:戴上墨鏡、叼著雪茄煙,然后全身顫抖著念叨貌似英語發音一樣的“預言”。

▲ 巫女跳神祭祀,前面還擺著生肉

守護神的隊伍構成一直在與時俱進,從麥克阿瑟,到耶穌,到圣母瑪利亞,甚至連總統樸正熙也當過一段時間的薩滿守護神,附體在巫女身上說話。

而巫女的誕生過程,有些還遵循著古老的方式:從發瘋,到巫女。

一位叫楊忠成(音譯)的巫女,本來曾是地主家的女兒,結果小時候就口說令人不解的話,父母以為她瘋了,就把她鎖在家中。她逃脫了,跑到大山里游蕩,父母又把她抓回來毒打,可女孩說她無法控制自己。

這時,村里的薩滿說,這個女孩是一個巫女,就抬著她去別的村子預言,收到了村民贈送的米和糖,可是父親生氣地把這些饋贈都扔了,他寧可不要米和糖,也不想自己女兒成為巫女。

后來,父親把她嫁人,希望她不再做巫女,可就在她打算放棄神靈的時候,家里離奇事情接連發生,牛也死了,家也散了。她和丈夫只好到首爾刷盤子,但總是會在凌晨醒來。終于有一天,人到中年的她又開始重操舊業。

▲ 巫女在用動物血畫護身符

薩滿巫女有的是專職,有的是兼職,有的甚至還做過模特、演員,后來改行做巫女、巫師。因為畢竟收入不菲,每次占卜費多時可達幾萬人民幣。

而在韓劇中,巫女也經常出現。比如《擁抱太陽的月亮》,講的就是王與巫女的凄美愛情故事。

▲ 韓劇《擁抱太陽的月亮》海報

樸正熙時代:

巫師像一個他趕都趕不走的影子,

還禍害了他的女兒

1961年,總統樸正熙執掌韓國。很多人說樸正熙改變了韓國的國運,但他與巫師之間,卻有著一段“孽緣”。

樸正熙的個人教育經歷,都是日據朝鮮和偽滿洲國時期接受的日式教育,所以與多位信仰基督教的韓國總統不同,他個人傾向“日系”,也就不難猜到,他是反對巫師和巫術的。

所以他執政后推行的“新村運動”中,強行要求農村村民破除迷信,搗毀神社、神像、神廟。

▲ 樸正熙與女兒樸槿惠

但他也陷入了一種糾結之中,韓國要崛起,不但經濟要崛起,民族精神也要崛起,要突出“韓國民族獨特性”,驅除其他文化影響,所以他任內,禁止使用漢字。所以樸正熙一方面推廣“新村運動”,一邊又注重韓國歷史文化遺產保護。

禁用漢字好辦,可是韓國自己的獨特傳統是什么,唯有薩滿。

所以最搞笑的一件事發生了,據說有個村子,接到上級通知,要搗毀薩滿神廟和神像,老人們遲疑爭論了兩天,剛決定要搗毀,結果新的“保護文化遺產”的通知又來了,不用砸了。

于是,魔幻現實在樸正熙時期上演,一方面民間薩滿巫師被禁止,轉入地下;另一方面,官方政府卻在學者的鼓動下,把巫師祭祀等薩滿傳統又撿了起來。

最著名的,1967年,江陵端午祭被韓國政府定為國家第13號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個“端午祭”曾經引發中國網友誤解,以為韓國偷了中國的端午節,實際上,韓國江陵端午祭和中國端午節內容完全不同,它主要就是巫師祭祀,屬于高端跳大神。

▲ 江陵端午祭

韓國文化部等官方部門還制作了一系列跟薩滿巫師相關的電影,來凸顯韓國民族文化。

國際上,也越來越認可“薩滿文化是韓國之魂”,2005年將江陵端午祭定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 韓國電影《哭聲》劇照

樸正熙想趕走巫師和巫術,卻已然做不到,因為它們已經和韓國的國運、民族精神,牢牢捆綁在了一起。

就在他企圖驅除巫師的時候,卻有一位巫師悄悄接近了他和他的家庭。

1974年,樸正熙夫人遇刺身亡,痛失母親、內心凄苦的樸槿惠被邪教巫師崔太敏盯上,對她進行心理暗示和精神控制,并宣傳“我們是精神世界的夫妻”。

▲ 令人不寒而栗的一張照片,在身后注視著青年樸槿惠的崔太敏

崔太敏的“永生教”,就是把佛教、基督教、薩滿教融合一起形成的,他自稱是佛陀和檀君轉世,連韓國媒體也直呼他為巫師。

1979年,樸正熙也遇刺身亡,痛失雙親的樸槿惠內心無助,徹底倒向了崔太敏,接受他的“指導”。崔太敏死后,精神控制樸槿惠的接力棒,就傳給了崔太敏的女兒崔順實,直到媒體曝光“閨蜜干政丑聞”,樸槿惠從總統淪為階下囚。

▲ 2017年5月樸槿惠出庭受審

甚至有種說法,認為金載圭槍殺樸正熙的理由之一,就是:

因為樸正熙沒能阻止崔太敏斂財,也沒能阻止崔接近他的女兒樸槿惠。

巫師居然導致了總統遇刺,那還真的是掌控了國運。

韓國魔幻現實:

媒體公開承認“迷信也是我們的生活”

其實早在樸槿惠“閨蜜干政”丑聞曝光之前,韓國政界對薩滿巫師占卜等民間信仰的熱衷,就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每當韓國大選臨近,政客和議員們,甚至總統,都會去找巫女占卜算命,看挪挪祖墳,會不會有助于自己當選連任。

在已曝光的警方提交給總統的“今年國運報告”中被披露,韓國的巫女們用中國傳統的陰陽五行論來解釋韓國各種大事,非常搞笑,可見韓國的巫師們也是博采眾家之長。

▲ 韓國巫女在海邊祈禱

比如,韓國巫師們預測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韓國隊應該能夠打進半決賽,因為巴西五行主“水”,韓國五行主“木”,水生木,對韓國有利。結果是當年韓國以小組賽排名墊底的糟糕戰績提前回家了,根本沒看到半決賽的影子。

韓國巫師明顯對中國五行之說的學習運用還不到位。

再比如談到外交關系,樸槿惠任內的對日關系就一直很強硬,要求日本:

正視歷史、深刻反省、改變態度,彌合傷口。

原來在曝光的“國運報告”中,巫師們認為樸槿惠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屬于“五行相克”,安倍是五行主火,樸槿惠五行主金,火可以融化金屬,火克金,所以安倍晉三是樸槿惠的克星。大概也是聽信了巫師們的預言,樸槿惠才對日本一副“生無可戀的戰斗臉”,毫不留情。

而巫師們認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是“水”命,金水相互助益,所以韓朝關系會很好。

▲ 江陵端午祭

韓國,堂堂一個與美國、德國比肩的經濟發達國家,國政大事,親疏向背,竟然全是按照巫師算命的指示來辦,實在是魔幻至極。

即便如此,韓國發行量很大的《韓民族日報》依舊刊文《為因“崔順實門”而受人嘲弄的薩滿主義辯論》:

大韓民國巫女人數至少有30~80萬人。無論是誰在考試之前都不喝海帶湯(注解:韓國有考試前喝海帶湯會滑榜的說法)。
企業決策重大事件或聘用主要人士時咨詢算命先生和觀相家的事實也是公開的秘密。歷屆韓國總統和國會議員選舉時也會找巫女祈福。
作為共同體的遺產的薩滿主義和迷信,決不是什么羞恥的事情。雖然現在嘲諷薩滿主義,但是薩滿主義卻是我們的生活,迷信也是我們的生活。

▲ 韓國電影《哭聲》劇照

“迷信也是我們的生活”,這股子執拗勁兒,還真的很韓國。

◇ 參考資料:

1.Our Shamanistic Past: The Korean Government , Shamans and Shamanism, Boudewijn Walraven.

2.《論金東里<巫女圖>中的東方文化觀》,劉玉

3.In the age of internet, Korean Shamans regain popularity, Choe Sang-hun.

4.A transformation from model to shaman, Catherine Chung, The Korea Herald.

5.Is south korea's president park a cultist? Korea Times.

6.《為因“崔順實門”而受人嘲弄的薩滿主義辯論》,姜娜妍,《韓民族日報》

責任編輯: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iccan.cn/history/1112593.html

尤文图斯亚洲官网 大神娱乐 安卓版 永利娱乐平台app下载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 冒险岛2赚钱快的职业好 东方6+1振幅 云南11选5前3直开奖结果 德州扑克游戏讲座 雪缘园足球即时比分 在头条发布视频能赚钱吗